當前位置:首頁>舊貌換新顏>江心碼頭: “甌江蓬萊”的美麗記憶

            江心碼頭: “甌江蓬萊”的美麗記憶

            來源:溫州市港航管理中心,綜合溫州發布、溫州晚報 時間:2020-05-22 分享至:

            導讀:風景秀麗的江心嶼素有“甌江蓬萊”之美譽,它猶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甌江之中,成為溫州城市的象征和標志。

            2.jpeg

            3.jpeg

            風景秀麗的江心嶼素有“甌江蓬萊”之美譽,它猶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甌江之中,成為溫州城市的象征和標志。

            從市區前往江心嶼多經由麻行碼頭,稍年長的市民對于老的麻行碼頭都是記憶猶新,幾十年來那一帶是溫州人氣最旺的地方之一。特別到了節假日,碼頭上等待渡船的游客更是絡繹不絕。鼎盛時,那里接送游客超過百萬人次。因而,麻行碼頭也稱為“江心碼頭”。

            11.png

            ▲1979年的江心碼頭,渡船還是木質小船。孫守莊 攝

            從石頭坎碼道、到木頭躉船、再到鋼筋水泥躉船;從小舢板、到機動木船、再到鋼結構渡輪,半個世紀以來,江心碼頭的發展變遷濃縮著溫州城市發展歷程。或許,時間流逝,江心碼頭的歷史漸漸被人遺忘,但還有很多東西卻是相當值得回味反思。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石頭坎碼道+小舢板

            今年80歲的溫州市民余建生,與江心碼頭有著難以割舍的情懷。他原是甌江旅游服務站的老船長,十多歲開始就駕著小舢板,在這里一次次停靠起航運送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橫渡甌江。

            解放前,從西門太史碼道到東門株柏碼頭,星羅棋布地分散著七八個小碼頭。當年的麻行碼頭處于民房包圍之中,人們出入碼頭須穿過一條小巷。雖然交通不便,但碼頭周圍人聲鼎沸,非常熱鬧,一艘艘舢板船依次停靠在岸邊侯客。除了到江心嶼外,它們還來往于甌江上游的藤橋溫溪及已經廢棄的江北碼頭。

            解放后,政府部門把個體舢板船組織起來,成立“舢板社”,負責碼頭輪渡工作。老余也成了“舢板社”里的一名職工。當年的麻行碼頭只是條簡易的石砌碼道,當潮水退卻,便布滿了黃色淤泥。為了讓乘客出行方便,碼頭工作人員趕在早上上班前,要先將碼道清洗干凈。

            “腳踩船板三分命”是早年人們對船夫艱辛生活的描述。自古以來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葉扁舟橫渡甌江。小船上桅帆篙櫓齊全,一來游客便拔錨掛帆,離岸過江。

            所謂“船小難經風浪”。風平浪靜渡江時,渡船尚能在十多分鐘到達對岸江心嶼。倘若遇到逆水背風,船工便不得不費盡氣力搖櫓,前俯后仰忙個不停,盡管長長的櫓葉左右翻轉濺起串串浪花,可是渡船卻似蝸牛般寸步難行。

            為了保證安全,在大霧大雨天,小船就靠岸停開。盡管小心謹慎,但意外之事還是會發生。小舢板渡輪,全憑人力。當年,溫州的公園屈指可數。老余記得,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江心嶼在關閉了較長時間后又開放。那年元旦,游客如織,老余他們從早忙到晚上,接送游客萬余人次,“那個手呀,好些日子都生疼。”

            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小舢板陸續被船體稍大、有頂棚的駁船取代,但依然存在諸多安全隱患。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木頭躉船碼頭+木船

            12.png

            ▲1986年的江心渡輪碼頭。孫守莊 攝

            上世紀七十年代,麻行碼頭開始有了用舊躉船撐起的木質浮碼頭,長達15米。躉船是用一艘舊的木頭駁船改造,鋪上木板便成了碼頭。落潮時,為了避免躉船擱淺,工作人員須將木質躉船推離碼道;漲潮時則要拉近躉船,否則跳板太短游客無法上下船。到了晚上,躉船就固定于江中。

            浮碼頭說白了就是一艘木船,受載重量的限制,躉船上候船的人員不能過多,且兩邊人群不能偏差太大,否則會傾斜。

            數年過后,這木頭躉船腐朽破損,小修不斷。一旦出現細小裂縫,江水就噴涌而出。“每當這時,我們就用米和草紙塞住縫隙,釘上木板,然后再澆上桐油灰。雖是土方法,卻相當管用。”

            上世紀七十年代,小舢板逐漸退出歷史舞臺,被機動木船取代。機動木船上除了船長外,還配備了水手、輪機員。渡船的運力雖然得到一定的提高,但仍不能滿足需求。尤其是到了節假日,船上人挨著人,擠著上百名游客。

            由于渡船超負荷工作,以致危機四伏。1978年,甌江上就出現一次險情,當時的情景副站長胡賢澤至今歷歷在目。一艘渡船滿載著游客,從江心嶼碼頭往麻行碼頭行駛。行至江心時,一艘寧波輪船從邊上經過,由于渡船船頭站滿了人,擋住了船長視線,渡輪沒有減速避讓,一頭撞上,船頭幾人嗖的一聲,“飛”到了對 方輪船上。幸好輪船受損不嚴重,未造成船毀人亡的悲劇。

            這期間,舢板社改名為“內江運輸社”。不少長大成人的老船工們的子女,子承父業走上碼頭。現甌江旅游服務站站長徐雄貴、職工余愛光等人的父親原先都是老船工。1974年,余愛光初中畢業后,當了一名機動船水手。三年后,他參加海事部門組織的學習培訓后,也成了一名船長。眼下,在甌江旅游服務站,父子都是船員者超過了半數,這也是其他單位所少見的。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鋼鐵躉船+鋼板船

            (建議橫屏觀看▼)

            4.jpeg

            ▲1982年秋天拍下的昔日江心嶼全景。孫守莊 攝

            1988年,昔日場地狹小、設施簡陋的老碼頭,終于舊貌換新顏。政府部門投入巨資對通往江心嶼的兩岸碼頭進行了徹底改造,擺渡條件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破舊的木質躉船變成了長達40米的鋼筋水泥碼頭。長長的引橋,直插入江中,游客上下渡輪如履平地。鋼筋水泥躉船連著引橋,潮漲潮落時能自行上下浮動,極為便妥。

            上世紀九十年代,甌江旅游服務站購買了兩艘鋼結構船舶,不僅載客量大增,而且安全性能也是木船所無法企及。至此,江心碼頭才初具規模。

            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隨著碼頭輪渡條件的改善、江心嶼游樂園開放,游客人數暴增。年游客量達百萬人次,尤其是五一、十一等節假日,日均游客甚至超過3 萬人次。不過每到重要節假日,甌江旅游服務站都會做好充分準備,嚴正以待。“數十年來所有節日,我們的職工都沒休息。”副站長胡賢澤說。

            迄今為止,游客最多的一天,要數1997年的7月1日。因為慶祝香港回歸,全國放假一天。“在碼頭等待渡輪的游客越聚越多,到中午情急之下,無奈暫時關閉碼頭。但人們成千上萬仍擁堵在碼頭入口出。”胡賢澤說,“當時還發生了一件意外之事,最前面的一名婦女被后面人群擠得貼在鐵門柵欄上,喘不過氣來。在這危機情況下,我們經由鐵門上方將該婦女救出。

            后來在武警部門幫助下,擁堵于碼頭的人群終于被疏散了,未發生踩踏傷人事故。”事后,大家估算那天如果渡船運力能行,游覽江心嶼的將史無前列的超過十萬人次。

            新千年:新渡輪+新碼頭

            13.png

            2002年,江濱路實施改建工程,江心碼頭又在原碼頭的基礎上進行大規模改造。碼頭岸基從原來的120米拓寬至300多米,躉船碼頭從40米延長至 126米,碼頭地基也提高了50厘米。徐雄貴說,“1988年興建的老碼頭,由于地勢較低,夏秋臺風時遇上大水潮,經常江水漫灌,改建后基本沒什么問 題”。最重要的是,半圓形碼頭觀光平臺落成和啟用,為游客觀賞美麗的江心嶼,享受迷人甌江風光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

            與此同時,對船舶的改造和服務也在提升。隨著時間流逝,上世紀九十年代購置的兩條舊船穩定性漸差,加上運力不夠,2000年被吉爾達1號、吉爾達2號、甌游號3艘,總的載客量達到1250個客位的現代化大渡船取代。

            這些漂亮的渡船及碼頭躉船的投入運營,不僅極大地緩解了旅游旺季運力不足的矛盾,為游客創造了安全舒適的環境,而且也進一步提升了景區和碼頭的檔次和品位,為秀美的江心嶼平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2006年,有關部門還對江心嶼碼頭入口景觀再次進行了改造。如今進入碼頭,亭臺閣樓軒榭,四季常青的冬青樹,展現眼前的簡直就是一座美麗的花園。

            5.jpeg

            青山依舊,綠水長流

            歷經歲月而又朝氣蓬勃

            期待溫州“美麗渡口”

            在今后的歲月里

            容顏依舊,美麗永駐~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
            国产A级特黄的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