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往事一樁樁>71年前的今天,溫州解放了!

            71年前的今天,溫州解放了!

            來源:溫州發布 時間:2020-05-08 分享至:

            導讀:1949年5月7日,一個永遠銘刻在溫州歷史中的日子。這一天,溫州獲得解放,這個城市得到了新生。

            1949年5月7日,一個永遠銘刻在溫州歷史中的日子。這一天,溫州獲得解放,這個城市得到了新生。

            71年后的今天,溫州城鄉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濟繁榮,社會穩定,百姓安居樂業。

            歲月如梭,翻開塵封的歷史,讓我們的思緒回到71年前,一起重溫那段不平凡的歷史進程。

            1949年5月7日清晨,溫州城內的國民黨重要機關,以及電廠、港口、碼頭等均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游擊縱隊悄然占領。當溫州市民在安然的睡夢中醒來,發現滿街是身穿藍灰色軍服、頭戴八角帽的解放軍時,他們沸騰了,涌上街頭,奔走相告,熱烈慶祝溫州城解放。

            32.jpg

            1949年5月7日凌晨,溫州和平解放。5月8日,永嘉學聯籌委會慶祝解放大游行。

            33.jpg

            1949年5月22日,浙南游擊縱隊司令部進城,受到溫州城群眾的熱烈歡迎。

            破曉前夕

            抗日戰爭勝利后,國民黨堅持獨裁統治,伺機挑動內戰,妄圖消滅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日軍撤離溫州后,國民黨立即全面部署對浙南基本地區的“清剿”。在中共華中分局領導下,中共浙南特委充分估計浙南形勢,繼續執行隱蔽精干政策,全面保存革命力量,做好和平與戰爭的兩手準備。

            1946年6月,國民黨不顧全國人民的強烈反對,向解放區展開大規模的進攻,全面內戰爆發。國民黨浙江省當局在全省實行高壓政策,先后共調集1.5萬余兵力進攻浙南游擊根據地。中共浙南特委根據黨中央“以自衛戰爭粉碎蔣介石進攻”和華中分局對浙南特委關于發動游擊戰爭、配合全國解放軍主力作戰的指示,從長期執行隱蔽精干政策逐漸轉到有計劃有步驟地開展游擊戰爭,逐步擴建革命武裝,廣泛開展游擊戰爭,不斷擴大游擊根據地。

            1947年夏,全國解放戰爭形勢發生重大變化,人民解放軍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浙南地區的游擊戰爭也迅猛發展并全面展開。浙南特委決定擴大武裝力量,建立特委警衛隊,各縣武工隊擴編為縣隊。從1947年7月至11月,先后建立江北縣隊(甌江以北)、浙南第一縣隊(瑞安)、浙南第二縣隊(青景麗)、浙南第三縣隊(浙閩邊區)、浙南第十區隊(平陽)、浙南第十三區隊(永嘉)。至1948年4月,浙南特委所領導的各武裝部隊先后在樂清白石、景寧東坑、泰順包垟和金山嶺腳、永嘉嶺頭、瑞安仙降等地打擊敵人,不斷削弱敵人的戰斗力。

            為把武裝斗爭和群眾運動推向一個新階段,1947年10月3日至29日,中共浙南特委在瑞安縣高樓區梅山長灣召開第八次擴大會議。會議決定籌建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游擊縱隊,作為浙南武裝斗爭的主力部隊,統一指揮部隊作戰,同時決定率先成立浙南游擊縱隊括蒼支隊。經過一年的醞釀,1948年11月21日,經中共閩浙贛省委批準,中共浙南特委改稱中共浙南地委。同月2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浙南游擊縱隊在瑞安縣桂峰鄉板寮村正式宣布成立,龍躍任司令員兼政委。與此同時,各縣(區)均先后建立縣委警衛隊和區武裝部隊,民兵組織也有了很大發展。

            浙南游擊縱隊及所屬武裝的成立,標志著浙南游擊戰爭進入了戰略進攻階段,浙南部隊已逐步取得戰爭的主動權。浙南游擊縱隊及所屬武裝成立后,在甌江南北向敵人發起強大攻勢,相繼取得泰順攻城打援和渡海解放玉環等重大勝利,其中泰順戰斗獲得中共華東局和閩浙贛省委來電嘉獎。

            34.jpg

            參加泰順攻城打援戰斗的部分指戰員合影。

            從1948年5月至1949年4月,浙南游擊縱隊及所屬武裝共消滅敵人4個營部、1個自衛總隊部、27個連隊(其中敵人主力15個連)、15個分隊(排)以及其他一些零星部隊,攻克縣城2座,活捉國民黨縣長1名,俘敵官兵2900余人,繳獲六〇炮2門、重機槍4挺、輕機槍66挺、沖鋒槍15支、長短槍2700余支、電臺4部及大量軍用物資。到1949年4月,浙南游擊根據地面積擴展到1.3萬余平方公里,人口約300萬人,全面形成農村包圍城市的態勢。

            35.jpg

            1949年3月9日至4月13日,浙南地委在瑞安桂峰鄉坳后村召開第十次擴大會議,研究和部署全面解放。

            和平解放

            1949年4月2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雄師橫渡長江。22日,中共浙南地委發表《迎接解放軍渡江南進宣言》,號召浙南黨政軍民“一致動員起來,展開全面斗爭,迎接與配合解放軍作戰,堅決消滅浙南一切殘余蔣匪軍,徹底摧毀浙南國民黨反動統治,建立人民自己的民主政權,解放全浙南和全浙江”。為配合解放軍主力南進作戰,浙南地委和浙南游擊縱隊認真研究作戰計劃,作出首先解放溫州城然后解放全浙南的軍事部署。

            36.jpg

            浙南地區農村包圍城市態勢圖

            在此前夕,浙南游擊根據地已經連成一片,浙南人民革命力量空前壯大。至4月,浙南游擊縱隊和各縣武裝力量已發展到4000余人,士氣高昂、戰斗力強,加上9萬民兵,形成了主力部隊、縣區武裝和民兵三者緊密結合的武裝力量體系。而國民黨在浙南的主力部隊僅4000人,且兵力散弱,分駐于幾座孤立的縣城以及少數較大的據點,其在溫州城區及各縣主要集鎮的部隊已處于浙南人民武裝力量的包圍之中。在洶涌澎湃的革命形勢下,國民黨內部四分五裂,人人自危。國民黨第五區(溫州)專員兼保安司令葉芳目睹了國民黨內部的明爭暗斗,也目睹了一批國民黨起義將領受到共產黨和人民的禮遇,加上自己原有靠山先后倒臺,便通過民主人士陳達人與中共浙南地委取得聯系,表達起義意愿。

            37.jpg

            1949年4月22日,浙南地委發表《迎接解放區渡江南進宣言》

            中共浙南地委和浙南游擊縱隊根據全國解放戰爭的發展形勢和浙南地區敵我力量對比,對溫州城做好和平解放和武力進攻的兩手準備。4月30日,地委和縱隊的領導機關及直屬部隊率先到達溫州城郊周岙村,各支隊和獨立大隊也奉命先后到達。部隊集中學習黨的城市政策,進行攻城訓練和戰前動員。同時,地委決定成立浙南游擊縱隊溫州前線司令部、政治部,由鄭丹甫任司令員兼政委,邱清華、余龍貴、劉正發、周丕振任副司令員,曾紹文任副政委,鄭梅欣任參謀長,鄭伯永任政治部主任,統一指揮解放溫州戰役。

            在積極備戰的同時,中共浙南地委和浙南游擊縱隊派代表與葉芳先后接觸三次,除了解葉芳等人及其部隊情況外,反復闡明革命形勢和共產黨對起義部隊的政策。其間,處境艱難的葉芳接到國民黨的免職命令,便拖延移交職務,自行成立二〇〇師,自任師長,任命師部人員。與此同時,葉芳在國民黨退役中將張千里等人的積極溝通下,加快與浙南游擊縱隊談判的進程。5月1日晚,縱隊派出首席代表胡景瑊,代表曾紹文、鄭梅欣、程美興與葉芳代表卓力文、王思本、金天然、吳昭征在溫州城郊郭溪鄉(今甌海區郭溪街道)嶺頭村景德寺進行第一次談判,達成葉芳率部起義的初步協定。但關于溫州城區西面最重要制高點蓮花心陣地由誰駐守的問題,雙方產生分歧,約定再次舉行會談。

            4日,雙方代表在景德寺繼續談判,縱隊代表團增加代表周丕振、劉日亮,葉芳代表團由吳兆瑛任首席代表,代表有王思本、吳昭征、徐勉、夏世輝。雙方經談判最終達成一致協議:蓮花心駐軍換防;葉芳任浙南游擊縱隊副司令員,葉部獨立團改編為浙南游擊縱隊第七支隊、新兵團改編為第八支隊。協議對軍事任務的確定、防線劃分、移交防地和接防辦法、進城方式和時間、聯絡信號、接收和管理辦法等,都作了詳細明確的規定。

            38.jpg

            1949年5月1日和4日,浙南游擊縱隊代表同國民黨駐溫州的二〇〇師師長葉芳的代表在郭溪鄉嶺頭村景德寺談判,達成和平解放溫州城協議。

            協議達成后,浙南游擊縱隊派代表鄭梅欣、吳文達等人同葉芳及其所屬人員具體安排協議的實施,并將電臺波長、呼號、聯絡時間和密碼送交葉芳方面。葉芳也派代表到縱隊溫州前線司令部,以便隨時協商解決具體問題。5月6日下午,葉芳在信河街住宅召集所屬部隊營以上干部開會,率部3000余人宣布起義。同日傍晚,浙南游擊縱隊集中在周岙舉行誓師大會,龍躍下達向溫州城進軍的命令。數千人馬加上隨軍干部與民兵,列成戰斗隊形挺進溫州城。當晚,浙南游擊縱隊接收了溫州城外的蓮花心、翠微山、松臺山等制高點。6日深夜,部隊從太平嶺出發,分三路進入市區:一路由西郊入城,一路由九山入城,一路由三角門、小南門入城。浙南游擊縱隊和葉芳部隊按照協議分工,各自執行任務,進展順利。不屬于起義部隊的國民黨軍事機關和零星敵軍大都聞風喪膽,向浙南游擊縱隊繳械投降。唯有駐在麻行僧街的國民黨鹽稅警獨立一中隊向縱隊開槍,被包圍殲滅。浙保第四團駐溫州的一個連企圖抵抗,當即被起義部隊繳械,團長胡夢祥被俘。城內國民黨各重要機關及電廠、港口、碼頭等均被浙南游擊縱隊占領。7日凌晨,浙南游擊縱隊連發3發照明彈,宣告溫州城解放。

            39.jpg

            浙南游擊縱隊進軍溫州城路線圖

            浙南游擊縱隊入城后,嚴格執行黨的城市政策,紀律嚴明,秋毫無犯。絕大部分居民不知道溫州城已經發生劃時代的巨變,在安然的睡夢中度過了解放的時刻。待到天明知曉后,全城沸騰,群眾奔走相告。5月22日,溫州各界人民在公共體育場舉行盛大的歡迎浙南游擊縱隊進城大會,中共浙南地委書記、浙南游擊縱隊司令員兼政委龍躍和各界代表在會上作熱情洋溢的講話,熱烈慶祝溫州人民革命斗爭的偉大勝利。

            40.jpg

            部隊抵達小南門

            溫州城解放的消息震撼了浙南大地。與此同時,浙南游擊縱隊、各縣武裝和廣大民兵又以秋風掃落葉之勢連克泰順、文成、瑞安、樂清、平陽、景寧、青田、溫嶺、黃巖等縣城。至5月31日,除了洞頭等沿海若干島嶼外,浙南全境獲得解放,從此結束了國民黨長達22年的反動統治。

            41.jpg

            1949年8月26日,浙江省第五區(溫州地區)專員公署成立,同時成立溫州市人民政府。圖為《浙南日報》相關報道。

            溫州解放堵死了國民黨殘部從甌江口、飛云江、鰲江出逃的通道,迫使其改道浙南山區崎嶇小路。5月中下旬,國民黨交通警察第一總隊1200余人和國民黨李延年兵團3萬余人,陸續竄入浙南地區,軍事形勢一度緊張。浙南游擊縱隊和各縣武裝部隊分別與之展開激戰,最終取得全殲國民黨交警第一總隊和阻擊國民黨李延年兵團的重大勝利,保衛了新生的人民政權。

            迎接新生

            溫州解放后,中共浙南地委與重建的中共浙江省委取得聯系,同時獲悉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二十一軍為配合浙南游擊縱隊追殲逃敵,鞏固和發展勝利成果,已奉命從杭州向溫州進發。浙南地委和游擊縱隊部立即著手布置迎接解放軍的準備工作,調整營房,準備糧秣,并向群眾宣傳中共中央與解放軍頒布的各項政策和法令。

            1949年5月26日傍晚,第二十一軍軍部和先頭部隊到達溫州,與浙南游擊縱隊勝利會師。翌日,第二十一軍由西郊進城,溫州數萬軍民沿途夾道歡迎。此后,浙南游擊縱隊和第二十一軍并肩作戰,共同解放閩東的福鼎、柘榮、霞浦、壽寧縣城以及洞頭列島、南北麂、大陳、披山等沿海島嶼,實現了浙南全境的解放,保衛和建設了新浙南。

            為解決解放后溫州城人員劇增帶來的給養問題,中共浙南地委成立了浙南支援前線委員會,負責供給溫州部隊的糧食和馬料。各縣在主要集鎮或交通要道設糧秣站或確定專人負責,從上到下形成一個強有力的組織系統。與此同時,為保障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維護社會安定、建立革命秩序,地委和浙南游擊縱隊司令部成立溫州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簡稱市軍管會),全面接管溫州城區的國民黨政府、軍警、司法機關和官僚資本、銀行、工廠企業以及文化、教育、衛生等單位,并著手恢復和發展生產。

            1949年7月,為使黨的組織設置適應新的斗爭形勢和建設工作的需要,中共浙江省委決定將中共浙南地委改稱中共浙江省第五地方委員會,并調整充實領導成員。8月26日,浙江省第五區(溫州地區)專員公署成立。同日,中共溫州市委和溫州市人民政府也宣告成立,直屬浙江省委、省人民政府。12月20日,中共浙江省第五地方委員會改稱中共浙江省溫州地方委員會。其間,各縣、區、鄉(鎮)黨組織和政權組織也相繼建立。在地方軍事系統,浙南游擊縱隊于8月改編為浙江第五軍分區和浙江軍區警備第一旅。

            42.jpg

            1949年10月18日-24日,溫州市第一屆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出席代表197人。

            中共浙江省第五地方委員會、第五區(溫州地區)專員公署和中共溫州市委、市人民政府以及各縣縣委、人民政府的成立,標志著溫州的黨組織和人民政權建設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人民當家做主的愿望開始實現。

            溫州城和浙南全境的解放,是浙南人民在黨的領導下,長期進行革命斗爭的結果。尤其是溫州城的和平解放,充分展現了浙南黨組織的政治智慧和斗爭藝術,創造了北平和平解放之后的“溫州方式”,使溫州人民和溫州文化古跡免遭一場戰爭浩劫,有利于迅速建立穩定的政治秩序,對安定民生、恢復和發展生產起了關鍵作用。解放后的溫州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繼續堅持革命斗爭,消滅國民黨反動派的殘余勢力,順利完成了土地改革等各項民主革命任務,鞏固了人民政權,恢復和發展了生產,并相繼進行了社會主義改造,開展了大規模的社會主義建設。

            43.jpg

            1949年5月,社會各界熱烈慶祝溫州解放。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
            国产A级特黄的片子